• <small id='zszknji6'></small><noframes id='g2j288ck'>

      <tbody id='ufjyxxob'></tbody>
  • 不凋谢的黑夜花

    2020-09-23 19:01 佚名
 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得喜欢寂静和黑夜,我记得,我从来都是一个喜欢闹腾的人,或许,是因为长大了吧。 可是,什么又是长大?是数不尽的烦恼还是令人疲惫的社交?也许都有。 日复一日的不止时光的流逝,还有年岁的增长,一个天真无邪、不知世事的小姑娘逐渐出落成长,将笑容藏起来,沉淀的久了,便成了满腹心事,可遇不可求的男孩,可望不可及的远方,以及七零八落的琐事,在心底堆积、增长!长大了,想的自然也就多了,这是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事情写给父亲的散文诗,所以,不用逃避,学着接受和习惯是更好的选择。 与其说喜欢黑夜,不如说是习惯吧,我想,这样说更合适一点。 成年人往往是将支离破碎的心掩藏起来,然后在黑夜自愈。 这仿佛成了一个自然现象,不用谁刻意的去教,却是每一个人最好的选择。 这好似被迫坚强,却又显得极其自然。 我曾经喜欢暖黄色的灯光,我总觉得它像祖母亲切的脸庞,可是后来,祖母走了,灯光也不在变得温暖。 曾经最讨厌的琐碎的唠叨竟然也能变得如此动听,如此让人想念。 念想空了,灯光下只剩清冷,再也找不到那份温暖。 有一段时间,我害怕黑夜,那是一段及其痛苦的时光,顶着巨大的压力去复读,我下定决心,谁也不去认识,谁也不去交集,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读书、考大学。 可是,每到测试的前一夜,我便整夜整夜的睡不着,失眠像一只魔鬼一样包围着我,我那么弱小、无助,夜那么长,我的心里仿佛压着一块石头,喘不过气来。 后来,我真庆幸,我能完好无损的熬过那段不以言说的日子。 有个朋友说,在她上初中的时候,举家搬迁,就在一个隧道灯火通明的夜晚,她坐车离她养她的那片土地写给父亲的散文诗,每次说到这里,她便哽咽的连话也说不出来。 就好像年幼的我,看到灯光,心里发堵。 无数个晚自习,我爬在窗边,望着外面的世界,我告诉我的同桌,我真不喜欢黑夜,每次看到那些灯,我总觉得写给父亲的散文诗,在这诺大的城市,流浪之人竟找不到一篇容身之地,在那万家灯火的温馨里,还有人在寻找归宿。 或许,这就是成长,无奈让心智被迫成熟,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把酒言欢,让你碎碎念的人,突然觉得,夜黑便是最安全的角落。 版权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黄鹤楼改写散文 散文集皮囊 写给父亲的散文诗 著名散文摘抄

    <small id='r6t0yg3c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8grqygm'>

      <tbody id='y4kjkprk'></tbody>

  • <small id='p9dgz7bg'></small><noframes id='o94czrtg'>

      <tbody id='9lub6d4n'></tbody>